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三千三百二十六章 祸兮福所伏

作者:坟土荒草更新时间:2019-10-28 21:19:54
  这算是特殊提拔的一种,而白绕就属于明确可以特殊提拔的将校,只是白绕自身不愿意,他真的想上岸,不想当黄巾了。

  当年连草都吃不到,只能吃土,现在能吃饱饭,有了选择,白绕摸着良心表示,自己想当个良民,甚至白绕都不想和曾经认识自己的那些家伙见面,他现在只想换个身份,活下去。

  也许对于很多卷入到近二十年前的那场大乱之中的人来说,他们不过是生活所迫,而且不管是长公主,还是太尉都赦免了他们的罪责,保持着既往不咎的态度,故而他们甚至还可以拿当年的事情吹嘘两下,但人和人是不一样的。

  白绕完全不想当黄巾的,如果当年还有任何一个选择能让他活下去,他绝对不会选择当黄巾,曾经的那些事被平反了,刘备站出来亲自表示,是自己当年不够强大,背不起这些人,现在他能背起这些认,以后他在一日,天下安定一日。

  也就是黄巾的错,刘备站起来背了,当然所有人都知道这锅不该刘备来背,但当年贾诩被华雄绑到泰山之时,贾诩立于刘备面前问询的那句,这天下如此,错在谁,刘晔色变不悦,只差破口大骂的时候,陈曦推了刘备一把,然后刘备回答了一句,错在我刘备,不够强。

  实际上当时刘备被陈曦引导着说出了那句话之后,回头刘备便明白自己僭越了,因为他背不起这句话,但最后刘备没改,认了。

  等到扫平天下之后,刘备将所有的过错归于己身的时候,陈曦便知道刘备其实已经成长成了苍天大树。

  有句话叫做万方有罪,罪在朕躬,刘备没听过,陈曦也没说过,但在这封建社会,如果有人有资格背起所有的过错,那也就只有皇帝了,所以刘备也算是不王而王,王而不王了。

  这也是黄巾被彻底赦免的先决条件,同样这也是关羽麾下那些曾经的黄巾头目有机会去听皇甫嵩讲解当年为什么自己能将黄巾吊起来打的原因,不管皇甫嵩高兴不高兴,他们已经被赦免了。

  如白绕这种跨不出自己内心那个圈的黄巾很少,但不是没有,因为有一种思维叫做,一日为贼,永世为贼。

  而白绕是真的不想和这个词再沾上任何的关系,他只想死的时候在碑上简单的刻上自己的简单的一生,他不想当黄巾,也许有黄巾认为自己当年的反抗,才有了今日的活命,但对于白绕而言,若非真的没有选择,他绝对不会成为黄巾。

  世道如此,别无选择,而现在好不容易跳出来了,他一点也不想再踏回去,重来一遍,就算是再糟,也不会比以前更糟糕。

  魏延无法理解白绕的所思所想,在他看来能指挥两三万人的将校,何必委屈自己做一个百夫长,这不仅仅是对于自身的亏欠,对于国家资源而言也是一种浪费。

  可惜白绕很坚决的拒绝了魏延的提议,而魏延也不好说什么,只能默默地的组织人手去带兵,而白绕半靠在山岩陷入了思考,他发现以前和他关系不错的那些的百夫长,都有些敬畏的看着自己,见此不由得叹了口气,他就知道会是这样。

  另一边吕蒙嘴角抽搐的看着军医给自己正骨,然后固定,这种酸爽简直要命,而一旁的孙权坐在石头上,抬头望着碧蓝的苍天。

  “怎么了?”吕蒙疼的有些抽搐,又不想丢人,于是扭头和孙权扯淡,也算是转移注意力。

  “我在思考。”孙权身上连土都没有沾多少,完全不像是刚刚从混乱的战场上杀出来的形象,还是之前那副踏青的样子。

  “思考什么?”吕蒙好奇的询问道。

  “我们现在粮草还有多少?”孙权沉默了一会儿说道。

  “安心吧,至少还能吃三天。”说着吕蒙拍了拍腰间的袋子,“虽说大量辎重损失了,但我们至少还有这东西。”

  “也就是说只剩三天的物资了。”孙权看了看吕蒙腰间的袋子,这个东西他也有,这是最后的战备干粮,肉干粉,这一袋子差不多二斤左右,和水冲食下去顶三天没有一点问题,这是陈曦安排的,至于是什么肉的粉,反正有鱼腥味。

  “足够了,这里距离坎大哈不太远,我们去那边摸点粮草没问题的。”吕蒙自信的说道,“再说要真是快完蛋了,你现在都改瑟瑟发抖了,我看你现在除了有点迷茫,什么事情都没有。”

  “我只是怀疑我是个灾星而已。”孙权望天,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每一次你们带上我,都没有什么好事,基本都是被围攻。”

  “哈,你可是福星的,没你,之前几次我们肯定突不出来的。”吕蒙安抚着孙权,然后也开始回想带着孙权的经历,貌似还真是的,只要带着孙权出来就没有什么好事,可再一想,没孙权,他们遭遇到这种情况,早死了吧。

  “我们接下来真的要去坎大哈吗?”孙权有些犹豫的说道。

  “返回去不大现实,他们已经有了准备,除非我们能掐好援军抵达的时间,然而这不现实。”吕蒙摇了摇头说道,“相反坎大哈还能安全一些,而且我估计我们的人应该也有在坎大哈的。”

  “哈?”孙权吃惊的看着吕蒙。

  “虽说我们被伏击了,但是战鹰将信已经送到了,这说明什么不言而喻。”吕蒙认真的说道,“北贵的计策很好,但很明显我们后方的文臣已经猜出了大半,而卡皮尔来堵我们,基本说明曹公那边面对应该是巴拉克,而解决巴拉克封堵最简单的方式其实就是坎大哈。”

  “夹击能解决问题吗?”孙权愣了愣神。

  按照孙权的估计,目前北贵应该是倾巢而出了,故而巴拉克那边的兵力会非常之庞大,就算是夹击也绝对不了问题。

  汉军因为分兵的缘故,正面面对巴拉克的兵力太少,甚至现在很有可能是汉军扼守稳固战线的状态,之后就算他们从坎大哈反向攻击巴拉克也很难解决问题,毕竟山道固守很难突破,在这一前提下,巴拉克进取可能不足,但固守绝对是绰绰有余。

  “不能解决问题,但是能解决人心。”吕蒙抽搐了两下,军医正骨的方式实在是太硬核,就算是精修也顶不住。

  “巴拉克没办法去赌卡皮尔获胜,万一获胜的是我们汉军呢?毕竟我们已经从坎大哈冲下来去夹攻他们了。”吕蒙看着孙权说道,而孙权闻言缓缓地点头,确实,这是很大一个问题。

  巴拉克就算是对于卡皮尔那群人再有自信,可想想汉军所表现出来的战斗力,以及现实中已经出现在了坎大哈,并且从坎大哈西进夹攻自己的汉军,巴拉克要不动摇才见鬼了。

  “帮我拔一下箭。”潘璋突然出现在连土都没沾多少的孙权面前,面无表情的说道。

  “哈?”孙权不解的抬头看着用阴影覆盖了自己的潘璋,上下打量了两下,然后挠了挠头说道,“没见到有箭矢啊。”

  潘璋当场扑街,后背扎了六根箭矢,将孙权吓了一个半死。

  “嚎啥啊,我还没死呢。”潘璋没好气的说道,“有五根都是给你挡的,赶紧给我拔掉。”

  “没药啊!”孙权有些担心的说道。

  “我一个内气离体要什么药,拔了就好了。”潘璋黑着脸说道,“赶紧,你以后别给我前面站,箭矢全落我背上了。”

  “你也挺惨啊。”吕蒙吐了口气说道,“不过,人还在就行,回头有机会我们报仇就是了。”

  “死不了,我拔了箭就能恢复,你大概得养一两个月吧。”潘璋看了一眼被固定的左臂,这是碎成了十几块了吧。

  “不着急,伤势处理完,直接东进,北贵走了一步好棋,可卡皮尔不够狠。”吕蒙坐直看着孙权薅箭矢的动作,给潘璋讲解道,“就看接下来我猜的对不对,如果曹公真将虎卫军派来了,我们说不定能拼掉北贵三分之一的主力。”

  “你还要打?”潘璋咬牙说道,“我们已经损失颇重了。”

  “必须打,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虽说我们半残了,但虎卫军如果真的像我估计的那样沿着赫尔曼德顺水而上的话,我们说不定能逮住这个机会重创巴拉克。”吕蒙单手撑住自己的脑袋,碎掉的左臂就那么斜着摆在一边,双眼闪烁着智慧的光彩。

  “就我们这点人?”潘璋感觉自己头都大了三圈,这是要命的节奏吧,你吕蒙上脑了吧。

  “嗯,就我们这些人。”吕蒙点了点头说道,“当然仅凭我们是不够的,可到了坎大哈,就未必只有我们了。”

  “可就算这样也不够啊!”潘璋感觉自己脑子都要炸了。

  “不,够了。”吕蒙认真的说道,“山区作战你也看到了,过于狭窄的山道,让军团接触面大幅减小,只要能架住对方,我们就能像北贵对待我们那样对待他们。”

  <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