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1774章

作者:楠楠李更新时间:2019-10-28 21:32:00
  “但是很抱歉让你失望了。既然你不把我的话放在心上,那么这次应该会了吧?希望你看得到这条新闻,尽快赶回来,把手续给我办清楚。没有商量的余地,我卫栗此生再也不想跟你有瓜葛。”

  将所有的话说完,记者们完全没有提问的必要。

  之所以离婚的原因,薄老太太说的事无巨细。

  三十年前就已经埋下了种子,得过且过却没想到三十年后这老爷子不仅故技重施还变本加厉。

  的确。

  最近老爷子的行为现在想来,真是一波又一波的奇葩操作。

  有些人也不是没有说过这个老爷子的事情,老了老了,把自己一辈子的名誉和威望都作没了。

  以前人人都知道不是财团国际知名企业,拥有富可敌国,不可估量的财产。

  也有人感叹薄家历代的掌舵人如何优秀睿智,带领薄氏一路走到现在。

  而如今,提到薄氏,虽仍旧是其他人都惹不起的存在,但是却早已不是从前,再加上他现在的作为,如果说薄氏财团历来的掌舵者中,谁给人印象最差,怕是个人都会不假思索地说出是老爷子。

  真是老来节操全无。

  沈繁星看到这条新闻,心情一时间有些复杂。

  奶奶要离婚?

  这是她从来都没有想过的事情。

  甚至她曾经觉得,因为奶奶嫁给老爷子,对老爷子的内心里还残存着些许敬畏。

  既然奶奶选择了老爷子,那说明老爷子是有可取之处的,最起码是让奶奶当初选择心甘情愿嫁给他的那种吸引力。

  她不是认可老爷子本身如何,而是不想否认奶奶。

  从始至终,她对老爷子的心态一直是就事论事,从来没有想过去细细评价老爷子这个人到底如何。

  只因对奶奶的尊重。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思想和坚持,但是却没有想到,奶奶和爷爷的分歧这么大。

  居然到了这种地步。

  老爷子向来极要面子,然而古稀之年,却又……

  七十多年,在一起一辈子的人,走到现在这一步,多多少少都有她的原因在里面。

  她的心情怎么可能不复杂?

  她抬头看向楼若伊,“……妈,奶奶真的……”

  “是,忍老爷子到现在,也算是她心大,如果是我,我绝对不会跟他将就三十多年。当然如果不是老爷子放弃坚持,而我又生了景川,你奶奶她应该也不会坚持到现在。而我当初就跟现在的你一样,明明差点失去孩子,明明才是受害者,却还在担心他们两个人真的因为我而走到那不可挽回的一步,心怀愧疚,说了几句中肯的话,我不知道我的话有几分作用,但是我劝你对这件事情还是不要发表任何态度的好,老太太比我们谁活的都通透,一些事情根本不需要你或者我们任何人去替她做决定。”

  沈繁星抿了抿唇,却是认可楼若伊这些话的。

  是。

  这是奶奶自己的事情,所有的决定,他们任何人都无权干预。

  这么多年,她想,她跟老爷子的事情,总归是要好好处理一下的。

  不管结局如何。

  这件事情的确没有自己插手的余地。

  -

  薄启封仍旧在H市,参加国际峰会的事情全权交给了薄岳林,而他则把自己关在了酒店里,对于前天晚上卫栗打过来的电话,他不是没有放在心上,而是害怕去面对一些事情。

  等到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尘埃落地,他才反应过来,从头到尾他到底又做了些什么。

  也猛然让他想起,三十年前,卫栗差点跟他离婚的原因是什么。

  他从接过薄氏那一天起,就觉得没有任何人或事是比薄氏重要的。

  卫栗似乎也很了解他,一向都认可他的决定。

  包括如何培养自己的儿子,不管看到他们受多大的苦,她都一边心疼,一边默默支持着他。

  她可以坚强的帮着自己给孩子们铺好以后要走的路,也可以隐忍着看着孩子们受一些常人都不可能承受的压力。

  可他忘了,她还是个活生生的人。

  是个有底线的人。

  从三十年前司琛的感情他才知道,她的底线是孩子们的幸福。

  唯独这一点,任何人都不能妄图触碰。

  不管家族培养有多严格,多难熬,她都可以接受,孩子是薄家的人,但对她而言,也只是她的孩子而已。

  这些是当年她跟自己声嘶力竭说过的话,那一次两个人的对峙,大概是这一辈子最紧张也是她最为愤怒的一次。

  他当年是妥协了,大概是因为她的态度震撼了他。

  然而这次,他却觉得事情是不同的,就事论事是一方面,还有一方面是,他当年曾经妥协过一次,这一次,他不应该再是那个让步的人。

  更何况,他不仅是在为薄家,也是为了景川好。

  结果却没有想到,事情居然会走到这一步。

  离婚?

  古稀之年,眼看行将就木,他丢不起这个人。

  故而他一直在H市躲到现在,就怕回去之后她会真的提及此事情。

  她的脾气他也算是了解,这么多年她自己一个人搬离HK,独自一人在国内,两个人的相处模式早就存在了问题。

  如今他从HK追到平城,总期待她哪一天能够想清楚,再次回到那个家。

  却……

  闭了闭眼睛,现在,过去发生的事情让他倍觉疲惫。

  自己一个人沉默了良久,房间门这个时候却被人猛然打开。

  薄岳林脸色难看地走了进来,看着薄老爷子,道:“父亲……”

  薄老爷子眉头紧凑,“这么慌慌张张的,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薄岳林神情严肃,“是母亲,她在平城开了记者会,已经将您……起诉到了法院。”

  薄老爷子脸色猛然一沉,“记者会?”

  “嗯。”薄岳林一边回应,一边将手机递给了老爷子。

  当全程看完记者会的视频,老爷子握着手机的手颤抖个不停,一张脸气的扭曲到了一起。

  “她居然……居然……”

  薄岳林捏了捏发胀的眉心,“这件事情对薄氏影响很大,还有薄家其他人……爸,要不要现在回去看看母亲……”

  薄老爷子脸色极度阴沉,却是坐在那里,一语不发。

  薄岳林又道:“如果您不出面,母亲怒气难消,拖得久了,也许就真的一点挽回的余地都没有了……”

  “好了,够了!你让我一个人静静!”

  老爷子突然低吼一声,低沉的声音带着浓浓的愤怒和沉重。

  薄岳林当即便抿紧了唇,本就难看的脸色这个时候变得更加无法形容。

  他沈着脸走了出去,独留老爷子一个人在房间里。

  站在门外,他突然冷冷笑了一声。

  觉得母亲为止,这所有的事情,都是那么的可笑。

  父亲如今是个笑话,他更是。

  费尽心思得来的东西,结果却是人家不屑一顾的。

  他努力拼搏换来的,如今却是唯唯诺诺却还得不到尊重的。

  如果今天站在这里的是大哥,父亲可能会用那样的语气跟他说话吗?

  不会。

  就算大哥如何忤逆他,他都不这样对他。

  他到底哪里做的不好了?

  他处处小心,事事都要先考虑到他,结果到了现在,他却得不到他的任何信任和尊重。

  他一路走到现在,到底在执着什么?

  也许他做的再好,他永远都看不到。

  薄老爷子自己一个人坐在房间里,俯瞰窗外的车水马龙,板着脸,眉头紧缩着。

  外面的温度不算高,但是阳光充足,隔着厚厚的钢化玻璃,只变成温度照在他的身上。

  然而他放在膝盖上的双手,却在抑制不住地颤抖着,他似乎像是没有察觉一样,视线依旧放在窗外。

  现在不回去就没有挽回的余地?

  那么他现在回去,就可以吗?

  刚刚看到这个消息,他是愤怒的,无比的愤怒。

  他这一生,能够安好无损的将薄氏财团交棒,没有功劳也算是无功无过,最起码没有将薄氏毁掉。

  金戈戎马半辈子,到头来却将一辈子积累下来的尊严都给丢了出去。

  最满意的儿子,最满意的孙子,接连忤逆他,到最后,就连自己的妻子,都不曾理解过自己半分,甚至到最后,还要雪上加霜,在他行将就木之时,闹出这样大的笑话。

  活了一辈子,他居然要离婚?

  真是可笑啊……

  所有人都要忤逆自己,所有人都不想让他好过……

  深深闭上了眼睛,看似整个人平静的很,但是整个身体,仍旧在发着抖。

  --

  楼若伊一行人到底还是去了老太太的居所,毕竟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们总不能充耳不闻。

  老太太见到她们,反应很平静,甚至看到许清知,还开心地招呼她。

  楼若伊来的时候买了些水果,钻进厨房去准备果盘前,看了来蓉管家一眼。

  来蓉后来来到厨房,楼若伊手中的动作不停,一边削果皮,一边道:“我看老太太现在的状态还不错,反而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来蓉洗了洗手,也来帮忙,闻言,叹了一口气。

  “不管意愿到底如何,但终究还是一件事,两个人一路走到现在,大几十年的时间,走到这一步,怎么可能一点儿感觉都没有?”

  楼若伊将手中削好的水果放到一边,双唇紧抿了些许,“来姨,如果你是我,或者繁星,你觉得我们现在该充当一个什么样的角色?都说劝和不劝离,我们也应该这样做吗?”

  来蓉顿了一下,最后叹息着摇摇头,“老太太这次是铁了心,既然是她决定了的事情,一般来说,几乎都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楼若伊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眉心却有一团阴郁未能散开。

  整理好果盘出去,许清知和沈繁星正陪着老太太聊天,气氛不错,但是内容却跟今天的记者会没有任何关系。

  只字未提。

  “哎呦,我现在可就等着我的那两个宝贝大曾孙子出生了,真想再活个几十年,这样我就能够亲眼看着我那两个大宝贝长大,然后谈恋爱,结婚,再给我生几个曾曾孙。”

  繁星淡淡笑了笑,“会的,以后还得麻烦您多帮忙照看他们。”

  老太太开心地笑了笑,“这是当然的!我的曾孙,我不多照看谁来照看?”

  就水果盘放到茶几上,许清知上前拿了一块苹果递给了老太太,“奶奶……不,应该是我儿子未来的亲家太奶奶,您先吃。”

  “哎呦,一块苹果就想让我把我宝贝曾孙女给你家?”

  “您不吃,那也是我家的,不吃白不吃。”

  老太太将水果放进嘴里,哼了一声,“就属你最鬼机灵。”

  “嘿嘿……为了我儿子以后的终生幸福,看看我这个当妈的有操心?”

  “就你贫嘴。”

  沈繁星俯身拿了一颗葡萄吃、

  几个人一起吃了午餐,一直到最后走,都没有再提及这件事情。

  车上,一改刚刚在老太太面前的欢脱洒脱,气氛有些凝重。

  “看薄奶奶的样子,似乎真的没什么事。”许清知说,也许,她能够体会到老太太现在的心情,应该跟她相差无几。

  她现在所有的期盼都在自己的曾孙上,就如她一样,只要孩子出生,没有什么事情是比孩子更重要的。

  男人,她拥有过了,生活依旧照样继续往前走,孩子,才是最深的羁绊。

  楼若伊看着车窗外,深叹了一口气。

  “对她,亲自了断这份长达几十年的相伴,她的内心,并不像表面那么洒脱。”

  沈繁星没说话。

  楼若伊顿了顿,转头看她,“你对此没有什么看法吗?”

  沈繁星扯了扯唇,“我的看法应该没那么重要了。”

  楼若伊挑眉,“都说劝和不劝离,你今天,甚至以后,似乎都不会去管这件事情。”

  “奶奶既然做了决定,应该不会轻易被我们几句话左右,跟老爷子过了一辈子的人是她,若非忍无可忍,她也断然不会做出今天这样的选择。况且,这件事情,她根本没有给自己留下任何退路,包括老爷子。”

  将离婚这件事情公开,摆在所有人面前,这是铁了心要一个结果。

  剩下的,就是看她和老爷子,到底是谁的态度更强硬了。

  不过就老爷子那种大男子主义的性子,为了面子,应该……会在一怒之下答应吧。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